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無米樂
前幾天培任傳給我無米樂,這是在公視「紀錄觀點」放送的版本。很高興能夠看到這個繼「生命」之後,又引起熱烈迴響紀錄片,反正傳科社作業再寫也就那些了,掰也不掰出來,就先來看看無米樂吧!
崑濱伯
看完無米樂,當然最感動是這些阿公、阿嬤對於生命的樂天知命。特別是崑濱伯,他講述到他那段瞎了眼睛的過程,特別讓我印象深刻。他總認為是自己有做壞事,所以上天要懲罰他,讓他眼睛瞎掉,但是他又想不出自己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唯一可能或許就是在製作花生米的時候,沒有曬乾或是泥土殘留,讓買到貨品的商人無法順利賣出吧!崑濱伯母
我真的很佩服崑濱伯這種從不怨天尤人的態度,他從來不抱怨老天爺為什麼給他這麼辛苦的一生,有什麼苦難病痛,總認定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或許有人說這是因為崑濱伯從小在日本統治下而形成的認命、服從的宿命觀,但我覺得這樣的豁達也沒有什麼不好,反正讓人覺得很偉大。

  
文林伯
其中也看到文林伯的那頭水牛,看到牠在泥水中打混的快樂模樣,讓我想起了我家的來福小狗,耍耍任性的可愛。我也了解為什麼農人不吃牛肉的原因了,雖然之前就知道是因為牛一生都幫農人工作,非常辛苦,如果最後還把牠們宰了吃,這未免太過份,所以好像是一種默契與成規,農人都不吃牛肉的。
牛嬸
這次看了無米樂,對於這種感受才更加深刻,其實要叫農夫吃他們的牛也會覺得於心不忍的。這讓我想起了我高中同學,她有一次提到她的阿公在921地震的時候,發現家裡的牛被棚架壓死了,讓她阿公傷心了好久。其實他們家已經不再使喚牛來耕田了,所以她家阿公難過的不是少了犁田的工具,而是已經對牛產生感情了。我想所有的農人都是這樣的。

  
煌明伯
種田真的很辛苦的,我記得在我國中的時候,因為爸爸被公司派去大陸工作,正巧那是需要施肥的季節,我和老媽就去跑去田裡灑一種名叫「尿素」的化學肥料。那個時候我家還沒有像崑濱伯那種噴料的機器,是背著一個紅色桶狀容器,繞過肩上懸在腰間,用手掬著一把,然後一邊走一邊前方做半圓範圍的施灑。剛開始做還覺得滿有趣的,以前看爸爸灑那白晶晶的肥料,感覺既專業又有架勢。但是後來不僅被隔壁田的阿伯笑,後來還發現我們灑了太多了…。我也曾經幫忙補秧過,因為機器插秧會有一些死角沒有插到,所以為了地盡其利,要把每個分地都插上滿滿的秧苗才行,這種必須靠人工才行,說真的!補秧苗真的很累,你要不斷地保持彎腰的姿勢後退才行,一邊要擔心踩到其它的秧苗,一邊還要檢查哪裡有缺苗的。我不能想像以前那麼一大片的田地只用人工插的景象,一定會累爆的!

  我想「無米樂」給我爸看,應該可以激起他不少共嗚吧?其實說來慚愧,每次當我爸去施肥時,都會抱怨我們不去幫忙他,雖然這樣,他每年還是不斷地播種、施肥…,或許就像崑濱伯一樣,不忍看到農田雜草叢生的景象吧!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之前在吳米C的沒有秘密不能說中,談到了她和傳播的不解之緣,由於最近晚上又開始聽廣播,這勾起了我當初與傳播相遇的回憶。當初自己想要唸什麼科系,老實說其實並沒有很清楚,不過當時的高中的地理老師郭文章鼓勵我們最好填台北的學校,畢竟台北是台灣的首善之區,不要拘泥在鄉下地方,趁著年輕到城市闖闖,於是雖然不知道自己該唸什麼科系,但至少知道自己要選擇台北的學校為原則。   

  後來,隨著高三課業的繁重,我向來都會在晚上一邊讀書的時候,一邊收聽廣播。那個時候,我每天收聽的就是飛碟電台。我向來都是從陶子的「陶色新聞」、佼佼的「音樂奇葩」,一路聽到光禹的「夜光家族」,這讓我對「廣播」這檔事萌發了興趣。

  後來,老姐有一次介紹我聽復興電台翡翠湖節目的「朋弟昇輝」單元,這是節目的主持人是劉傑(外號朋朋),通常都會有個固定班底是于正昇,每個禮拜都會訪問一位配音員。因為基本上這兩位主持人也都是台灣中配界赫赫有名的聲優,特別是劉傑,他配過很多有名的卡通人物,在當時我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幽助的聲音了,而于正昇則是配櫻木的聲音。因此在聽廣播的時候會覺得特別有趣,因為在你的心裡就好像是聽到幽助和櫻木在對話一樣,加上每一禮拜的特別來賓,有時候是小丸子、小叮噹…,三個完全不同作品的聲優在一起討論配音的趣事,真的很有趣。

  基於以上的理由,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因此在大學的時候一股腦兒地填寫了台北的傳播科系,但是分數太低所以沒進到世新而跑到了銘傳,不過這也開啟了自己對廣播的旅程。老實說現在想想,覺得大學時候做廣播的日子真的很快樂,由於銘傳電台是24小時放送的,因此每個進入廣播組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塊節目可以經營,雖然當時自己並不是台柱,也不受老師們的特別注目,但是我的確玩的很開心很滿足。

  最近我又聽起了飛碟電台,光禹還是扮演著聽眾心靈導師的角色,只是最近常在推銷他的舊書合輯,的確讓我覺得有些不適合(吐嘈版前陣子也在罵)。對於一些地下電台也非常無奈,主要是反對他們賣藥給一些鄉下的老公公、老婆婆,騙騙錢也就算了,更嚴重的是讓這些老人的病情更加嚴重了。不過回頭想想,我們的廣播天空釋放出多少真正適合這些銀髮族的頻道呢?至少這些地下電台給予這些年老孤寂的老人一點點消遣與快樂。

  Whatever,反正廣播是個有趣的東西,我對廣播的熱情是不是消逝的!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斷牙抗議事件
最近中午要到小吃街買雞肉飯,都會見到這樣的場面。緣由是勞工系的吳育仁教授,因為吃了雞肉飯,而斷了牙…一開始,我只是照平常去買雞肉飯吃,發現櫃檯上放著一疊張,是中正雞肉飯的聲明稿。基於可以拿回研究室墊便當的立場,所以我就拿了一張,回去仔細看完後才知道原來有這麼一件事。

  根據JJ從可靠的消息來源指出,是因為雞肉飯在處理的時候,不小心把雞骨頭殘留在肉絲中,而剛好被勞工系的吳育仁老師吃到,讓他的臼齒碎裂,前前後後大概花了七萬塊,吳教授要求店家索賠,但是店家認為吳教授沒有提出具體證據,所以基於道義立場只願賠一萬元,雙方因此僵持不下…

  後來,我又去買雞肉飯時,看到三個人穿著顯眼的橘色上衣站在店家門前,第一次看到還真讓我嚇了一跳,當下覺得小吃街的氣氛非常詭譎,本來想買飯的我就逃走了…。他們的抗議行動確實有達到部份的效果!

  不過,其實我對於這樣的抗議行動是有點反感的!或許是自己向來對於消費者權益這種事沒怎麼在乎過,如果在這家店有消費不愉快的經驗,那我直接下次不會去消費。但是吳老師這件事其實也滿扯的,吃到把臼齒咬碎了,這的確是滿驚悚的,不過畢竟我也不是當事人,不能多說什麼!不過還是希望吳老師能夠早日康復(據說植牙的療程很長)

  今天,我又去買了。但是又發現他們的抗議行動正在持續著,我正猶豫著該不該去買雞肉飯的時候…,看到場內那種無聲的競賽就覺得好笑。在門口處有學生在發放抗議的文宣,雞肉飯的店家就在小吃街每張桌子上都放上聲明稿(而且還用壓克力板裱框),並且速速地搶在門口外放送聲明稿,而抗議的學生們也在門口處偷偷地計算雞肉飯的客源人數…。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哪天小吃街正式開打,一定要通知我去看熱鬧!(←標準唯恐天下不亂的鄉民)

  不過,後來我迴避抗議人士的眼光,終於還是買了雞肉飯!(老天啊,我辦到了!(手指緊握,看著夕陽流淚貌))不過校園衛生這檔事的確是需要大家關心的,記得吳米C曾經過說有人在素食的炒飯中吃到OK蹦?(真噁)反正這件事告訴我四件事:

一、去中正雞肉飯不能吃雞肉飯,改吃排骨飯。
二、「惹態惹虎惹到恰查某」,更要小心惹到教授。JJ就曾說這世上最難搞的就是教授了!(廖姓少年,2005)
三、吃飯細嚼慢讌,要知道處處是危機!
四、要抗議除了找柯賜海,我們又多了一個選擇;




6/20Tony補述:
今天和美伶姐去吃飯的時候,
恰巧和正柔坐同一台車,
聽她講到關於吳育仁老師的事,
正柔說吳老師主要的是要求「賠償金」而非「慰問金」
所以金額的大小並不是重點,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阿嬤與西瓜手機
常常覺得我該丟掉手機了!打開通話紀錄,最近的一通對話是在二個禮拜前,而且是詐騙集團打來亂的…事實上,手機對我的用處還真不大。沒有女朋友需要每天情話棉棉,吃飯、睡覺、起床、上學都要報備;生活單純無不良嗜好,不是在研究室、宿舍,那就是在研究室到宿舍的路上;沒有忙碌事業需要經營…,唯一的用途就是睡覺前放在耳邊,鬧鐘響了按掉它繼續睡。一個不打不接的手機,還稱之為手機嗎?看著一堆電話名單,有多少人早已輾轉了號碼好幾次,有多少人是記了電話號碼卻從來沒打過?

  也或許我該把MSN砍掉,就軍皓所寫的一樣,MSN開一整天也不會有人傳正咩的照片給我。生活圈旁的同學每天都會見面,也不需要用MSN聊天,而會用MSN談心事的也不會找我,更何況我常常是隱身登入、裝忙碌、假離開。同樣地,看著一排長長的List,暱稱的朝令夕改早就讓我忘記誰是誰了…

  記得上次穎貞網路斷線、手機又出問題,一個人彷彿和世界失去聯繫。不過就算網路正常連線、手機通訊滿格,我也似乎是處在世界邊緣的狀態…。這是在透露我很孤獨嗎?非也,這才是自由!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幸福加油站
上次回家看到了華視的這個節目-「幸福加油站」,是由徐乃麟和陳建州主持的。 根據官方網站的是這寫的:本節目是一個喚醒社會良知、化解分裂、開創幸福人生的公益性娛樂節目,在節目中將大膽揭露人生的「真實」,展露社會的「真情」,保證給觀眾一份「真感動」!這讓我想到多年前被罵到臭頭的「紅白勝利」的「幸福計畫」單元。節目宣稱喚醒社會良知、化解分裂、開創幸福…等等讓人不知所云的目的,但是其實只是刻意找一些社會弱勢的族群,再次刻版化他們在社會中弱勢的形象,目的主要是還要他們上上電視回憶其痛苦的經驗,最好能夠流流眼淚,甚至大哭一場,這樣才能吸引觀眾收看,也才有收視率可言。如此過份地剝削他們的存在價值,看了就令人生氣!更不用說大喇喇地把「Life's Good」秀在背景的強烈置入式行銷了…

  節目號稱藉由外景主持人幫忙協助並感受案例的辛勞,施予小惠,卻絲毫不能解決問題的根本。在我看來只是把他們當作猴子般在電視上耍弄。其實跟最近很紅的王育誠一樣,只會挖掘社會上路霸等小惡,一樣不行問題的根本探討,只挑民眾這種軟柿子吃。

  這讓我想起:「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小而為之」,應用在這個情境下,似乎有點吊詭…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河馬
這是一個奇怪的夢。某一天,我待在家裡幫忙做家事,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跑到屋頂(可能是為了曬棉被)。然而,夢裡的家結構很奇怪,到了三樓陽台有個出口可以連結到隔壁大樓的陽台,像是空中便橋似的,事情就發生在那裡…我完成工作後,慢步走回自己的家。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我的手機不見了!當下馬上就想到應該是掉在某個地方之類的,於是就順著剛剛走過的路徑找尋一遍,但是就是遍尋不著我的手機…,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我慌了…

  突然有人給我建議,用家裡電話打自己手機。於是我跑回家打電話,只是…,居然有人接!!!而且那個人還說:「又打來了?我只知道你是誰,但是不要再打了」語氣還很不耐煩。怎麼會有這種不要臉的人啊?拿了別人手機還大言不慚地…。只是聲音怎麼有點熟悉?

  結果,場景一跳!我看見我人在河上,看著一對情侶在吵架!(而且也是在河上吵架…)接著那個河上的我突然大喊:「錯了錯了!,換成206號!」突然間,那對情侶中的女生變成了恐龍!(是真的恐龍,而不是恐龍妹的恐龍)接著情侶中的男生嚇到,突然就跑走了…。好奇怪、好奇怪、好奇怪…

  突然間,畫面好像抽掉一個膜,大家在一瞬間都變成河馬。那個在河中的我,對著我解釋:「我是你河馬界的你,剛剛我們要幫助一對快分手要河馬,你卻跑出來攪局!」我變成了河馬?因為我打了手機的緣故,所以攪亂了電波的頻率,本來206是一個美女形象的代碼,結果變成了恐龍。

  原來河馬界的我,似乎發明了一種科技,能夠讓河馬看到牠們自己心中的完美形象,就像電影「情人眼裡出西施」一樣。因為河馬在我的夢中,是一個即將絕種的生物,所以這個科技可以幫助牠們早日墜入愛河,而且我破壞了這一切…

  所以說,除了河馬界有一個我、或許斑馬界、獅子界、狗狗界、貓貓界…都會有一個「我」囉?這是個奇怪的夢…,重點是我的手機還沒找回來,這個夢就醒了…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棋魂與火影
每次到了星期四,上完一整個禮拜的課心情總是特別的好!通常這時候我都會搭著大哥的順風車到車站回家。不過,事實上呢,我的內心總是充滿掙扎的!其實要不要回家這件事還滿無聊的,不過對我這種非常三心二意、優柔寡斷的人卻是一個大考驗。首先,要是回家的話,我就可以看電視了(這非常重要!!),無論是荒謬乖誕的新聞台、喝毒酒耍黑槍的鄉土劇,或是「料理東西軍」、「火焰大挑戰」、「校園封神榜」、「Music Station」,還有播死人不償命的「順風婦產科」看幾次都覺得好好笑,甚至最近「大長今」也在重播了…。我還可以摸摸我家的來福小狗(雖然牠沒洗澡很臭)、看看屋簷上的野貓家族、跟老爸老媽聊天、傍晚三個人悠閒地騎腳踏車在田野間,或是逛逛員林的光南、小學館…。其實感覺起來好像還滿忙的,但是事實上問題就在於-「回家完全不可能看書!」這件事上。

  由於星期一修傳科社,所以每個禮拜都必須交出當週的摘要,而且胡老的Paper甚少中文可對照,所以都得要自個翻譯自個看,這對於我這個把「蟑螂(cockroach)」看成「雞(chicken)」的破英文的人而言,是非常艱困的任務。我常常都在星期六的晚上,開始責難自己,但是卻又一邊在看電視,接著下定決心明天早點起床看書,不過結果常常是睡到中午吃午餐,接著繼續睡午覺…!老天啊~~~,我是豬、我是豬、我是豬…,然後就抱著「辜負父母期望」、「這樣下去怎麼可能畢得了業」的自責心理看書,這時候通常是下午三、四點了…。於是在幾乎只看完二、三頁的情況下,就要吃晚餐、隨後準備回到中正了!

  所以,每次星期四到底要不要回家,總是會徵詢203夥伴們的意見,只是吳米C和羅姐已經被我搞瘋且怒了,決定將我棄之如鄙屣,JJ、國威、穎貞、大哥等一干人等,都抱持著「It's depend on you」的態度,言而總之、總而言之,到頭來還是得自己決定!哎唷,好煩喔…

  話說肥來,我這禮拜到底要不要回家啊?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可惡的吳米C,不要以為妳自己沒有秘密慣了,就要人家跟你一樣無秘密!由於她的窮追不捨,所以讓這個不知道要隱藏多久的Blog,首度地被公開了!(嗯~~~!好害羞喔!←百雅語氣)不過,問自己準備好了嗎?我保留這個答案。或許就是因為這個Blog已經「不安全」了,所以自己在發表文章的時候,多多少少會有所收斂。正如密蜜所言的,且看自己自我揭露的程度到哪裡囉!

  不過這樣也好,每次大家在討論Blog的時候,我不必偷偷躲在一旁;當別人問我為什麼沒有自己的Blog的時候,不會心虛地回答不出來;當需要安慰的時候,除了改一改msn的暱稱之外,又多了一個抒發情緒的空間…。既然已經開門了,就大步走出去吧!

原住民山豬俠
容我再自我介紹一次:
大家好,我叫林建利,一個畢不了業的研究生;喜歡打電動,所以希望未來能朝研究遊戲方面的論文邁進;可愛與帥氣兼具,但是卻是個體重不斷持續增加的胖子;時常怨天尤人、哭天喊地,有時會鬧鬧情緒、耍耍小孩子脾氣。

  嗯~~~,好害羞喔!(百雅上身again)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這是我的第二個部落格。

  
來福小狗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因為Blog越來越盛行,像我這種盲目追求流行的人,2005年1月6日在無名開啟了我的Blog生活,內容也沒有什麼,盡是一些情緒抒發的流水帳。但是後來,被班上的Blog大師,利用了逆向連結的程式發現了我的Blog…。其實一開始使用Blog的動機,無外乎就是希望能經由Blog的本身,來抒發自己一些愁悵的負面情緒,也能夠讓身旁的人能夠知道自己真正在想什麼。但是隨著自己Blog不斷的發展,我發現自己寫了許多太多的負面情緒,太多怨天尤人的抱怨,無意間會傷害到身旁的同學。所以也就裝作沒這回事,偷偷地隱藏任自己在無名的Blog。這麼一來,我也才能真正放心地肆意地抒發自己的情緒了。

  只是一切想的太美好,想要在網路上留下秘密似乎是不可能的事,Google大神連MSN對話紀錄都可以查到了,更何況連隱藏功能都忘記開啟的Blog呢?不過既然是不想跟同學公開的心裡世界,為什麼要特定上網寫Blog呢?這似乎有點違反Blog能夠「格格相連」的特質。我想我只是還沒準備好在身旁同學之間真正的開誠佈公,我選擇告知之前大學、高中友情真正根深蒂固的麻吉,這讓我覺得比較安心。

  所以,請原諒我,研究所的同學們!

  P.S.照片上是我家最活潑的來福小狗,牠是一隻黑色的土狗。

  這是我第二個部落格,請多多指教!等到哪一天,我準備好了,就會開門了。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