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再過幾分鐘,2006年就要消失結束了。

  對於跨年這檔事,其實我一次也沒有做過。通常這個時候,我都是坐在電視機前面,然後時間就這樣默默地過了,跨越的那一秒,就跟平常所有的日子一樣平凡。或許人們平常生活的日子太苦悶,所以都會安插一些特別的日子,找一些讓自己開心的理由,那麼就有更多的動力能夠持續前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類的活動已經漸漸對我失去意義,或許沒有朋友可以互相慶祝,或許是自己愛搞自閉,也或許是年紀越來越大,什麼跨年、生日的,不就跟平常的日子一樣嗎?不免俗地,總是得在一年的最後一天回顧自己這一年的歷程。對我而言,要談的還是只是自己的課業。去年一年最慌張的,應該是找老闆這段時期。當時總認定自己是個沒人要的不肖學生,後來被忠哥收留,慢慢找自己的論文方向,直到現在還覺得好像夢一場,還是非常謝謝忠哥不斷地給予我信心。接著暑假把文獻堆砌完成,這學期把回到寫完第一章,卻沒想到正式進行研究方法的時候不斷陷入瓶頸,框架的類目差點難產,問卷的題目不斷修正,直到這禮拜,終於才到了前測。即使如此,還是有很多的篇幅需要生產,未來的路途想必還是充滿崎嶇的。

  這一年,我家滿爺也接受公司的指派,遠到越南去工作。在這之前,他很努力地在學習越南話,公司也在下班之後開語言課,讓他們多多少少能夠跟當地的員工溝通。滿爺也因環境所迫,也學會了用msn或skype開啟視訊,打網路電話,這甚至比某些常常上網的年輕人還更會使用的新科技。每二個月回來一次,下次滿爺回來就是過年的時候了。另外就是老媽也經歷了第一次的開刀經驗,她割除了子宮腫瘤,雖然開刀那幾天老媽很不舒服,但是現在老媽已經恢復正常,也因為這次的經驗,老媽就也開始注意自己的身體,每天定時量血壓,也不會因為血壓正常就不吃了脈優藥,雖然少了一些有形東西,卻好像有某些態度也默默醞釀。

  現在回憶自己的一年,好似孤單無趣的比較多。怎麼想都是一些痛苦的記憶,或許是自己現在一直處於低潮狀態,同學們個個提出口試、準備畢業,朋友們工作順利,薪水穩定。面對2007,比起開心還不如擔心居多。擔心自己的論文能不能完成,擔心能不能適應未來的軍旅生活,擔心自己未來的能不能找到工作,一個人在家的老媽、一個人在外地工作的老爸,好多事從將從2007衝過來,迎得我措手不及。擔心,總是還沒準備好面對這一切。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8 Mon 2006 01:11
  • D槽

D槽是什麼?
D槽撫慰了每個寂寞男孩的心……

很D槽,最近過得很灰暗。
常常一個人躲起來胡思亂想,
想找個人聊聊又卻沒有適合的對象。
突然發現,原來貧乏的不只是我的思想,還有我的人生。很D槽,或許說出來會比較好,
但又覺得公開講出來會很孬,
好像為了向別人乞討安慰似的爛招,
所以只能隱忍不發繼續胡亂思考,
翻來覆去,我熬到半夜五點才睡著。

很D槽,行單影隻訴不盡的寂憭,
看著人們走在前方的背影,
自己卻陷入又深又黑的泥沼。
那些耀眼的光芒,讓人覺得自己的渺小,
遮不住的射線不斷刺進我的腦,
一針再一針,缺氧的腦就要死掉。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14 Thu 2006 15:13
  • 泥沼

每抬起一步要移動時,
鞋子便會完全脫落似地沉重黏著的泥沼。

我在那樣的泥沼中,
一面非常辛苦勞累一面走著。
前方和後方都看不見任何東西。
只有那色調陰暗的泥沼無止境地延伸著而已。
連時間都配合著我那樣的腳步搖搖晃晃地流過去。

周圍的人老早已經往前走得很遠了,
只有我和我的時間還在泥沼中蹣跚地繞著爬著。
在我周圍,世界正急遽改變。

但那一切的一切發生的事情,
全都只是不過沒有實體而無意義的背景畫而已。
我幾乎頭也不抬,只是一天天地過著日子而已。

我眼睛裡所映出來的只是無限延伸的泥沼而已。
往前踩下右腳,舉起左腳,然後又抬起右腳。
連自己在哪裡都不清楚。
也沒有信心是否往正確的方向前進。
只是不能不往什麼地方去,
所以才一步一步移動著腳步而已。

摘自: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