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我哥晚上去還碟片回來。 

哥:那個大大書局怎麼倒了?
東泥:喔,它不是倒了,是搬到別的地方。

哥:搬到哪了?
東泥:就是在NET的旁邊。

哥:NET?NET在哪裡?
東泥:NET啊,NET就是在肯德基的對面啊!

哥:那肯德基在…?
東泥:肯德基就在NET的對面啊!

哥:………
東泥:你不知道肯德基在哪裡?你不知道肯德基在哪裡?

哥:問你NET在哪裡,你說在肯德基對面,問你是哪間肯德基,又說在NET對面?
東泥:反正新的大大書局就是在火車站前肯德基的斜對面,NET的旁邊啦!

《題外話》 
某天,看到台北縣議員吳善九被槍殺的新聞。
新聞內容是訪問周姓縣長,他說:「真是痛失英才」。

東泥:又在說痛失英才了,只會在人死後說些好聽話。
媽:對呀,幹嘛不說「痛失惡魔」。

東泥:惡魔…,還需要痛失嗎?
媽:這是一種諷刺啦。

留下無言的我。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