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次的朱文正事件,可以說是趙建銘事件的外一章。
工程人員的朱文正被法警連拖帶打地,被台北地院以妨礙公務移送法辦,
各家媒體莫不掬一把同情淚,紛紛以妨礙新聞自由之名來回擊,
怎麼都不見媒體自我檢討的聲音?趙建銘進去法院那短短的路程到底有什麼好拍的?
趙建銘又不會有任何回應,只會看到一堆人擠啊擠、閃光燈拍啊拍的,
如果不走正門,又會被媒體說耍特權,
走了正門,找黑衣人擋媒體就說是圍事的黑道份子,
最後只能找法警來擋,結果就同樣的模式又開始上演…

這下好了,法警們一怒之下想殺雞儆猴,
結果惹到了比鄉民們更不能惹的媒體,這下一發不可收拾,
跟黑衣人模式一樣,媒體開始放慢畫面,圈起來,
法警A-眼鏡平頭男叫XXX,第幾期畢業、服務幾年了、
法警B-禿頭扯髮男叫XXX,有幾個小孩、曾經幹嘛幹嘛…
「嘿嘿嘿,敢打我,我把你們家祖宗十八代全部公布出來…」
文化流氓、怪獸,已經不足形容這種扭曲變態的媒體了。

新聞自由?就是因為太自由了,才會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地,
媒體這麼多,你推我擠,搶畫面、搶收視率、搶廣告,
一旦擦槍走火就恃寵而驕、得理不饒人來譴責暴力,
我還能說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barkingdog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華娟
  • COMMENT:
    不知道那天會看到認識的朋友被列舉祖宗十八代...好事就算了...壞事應該會五味雜陳吧...
  • 小美
  • COMMENT:
    雄雄想到我那天有看到建男上viva購物台當產品見證人…還是助理主持人之類的~很妙呢~主持人是馬妞~產品好像叫「暢快一百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