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抬起一步要移動時,
鞋子便會完全脫落似地沉重黏著的泥沼。

我在那樣的泥沼中,
一面非常辛苦勞累一面走著。
前方和後方都看不見任何東西。
只有那色調陰暗的泥沼無止境地延伸著而已。
連時間都配合著我那樣的腳步搖搖晃晃地流過去。

周圍的人老早已經往前走得很遠了,
只有我和我的時間還在泥沼中蹣跚地繞著爬著。
在我周圍,世界正急遽改變。

但那一切的一切發生的事情,
全都只是不過沒有實體而無意義的背景畫而已。
我幾乎頭也不抬,只是一天天地過著日子而已。

我眼睛裡所映出來的只是無限延伸的泥沼而已。
往前踩下右腳,舉起左腳,然後又抬起右腳。
連自己在哪裡都不清楚。
也沒有信心是否往正確的方向前進。
只是不能不往什麼地方去,
所以才一步一步移動著腳步而已。

摘自: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創作者介紹

barkingdog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