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的來福,因為沒有閹又好動,每天晚上都會偷跑出去玩。

今天早上,老媽發現來福的腿鮮血狂噴,趕緊上樓叫醒睡夢中的我,
「阿利啊…,來福的腿一直流血,流好多好多血喔…」
「什麼?」(我依然迷迷糊糊的…)
「一定是來福晚上去破壞人家的田梗或菜田,才被人家打的」

雖然我媽還是一直碎碎唸來福,但是其實心裡很擔心牠…
我趕緊下樓看來福,牠來喘吁吁地趴在地上,
小腿不斷地噴血,只要我們靠近又動了起來,
一直滴滴滴,庭院的地、門口,都是明顯的黑狗血漬…雖然如此,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把牠關在籠子裡面,先別讓牠到處跑,
來福乖乖地休息著,好像血就不怎麼會流了。
就這樣希望來福牠可以「自體痊瘉」,
我在想,來福的傷口結痂後應該就會好了吧?

但是,這真是天真的幻想,
來福的傷口真的劃的範圍廣,而且又很深。
於是我決定下午帶牠去看獸醫,距離早上發現的時候已經有五、六個小時了。

來福手術前
剛剛到獸醫這邊,來福感覺還是挺笑笑的…
牠的腿我只用衛生紙和橡皮筋,臨時地胡亂包紮一下。
受傷的腳

接著醫生,把來福注射麻醉藥之後,來福馬上就昏昏沉沉地不能動了,
眼睛依然開著、耳朵仍舊挺著、舌頭還吊在嘴巴外面…
這時候我才清楚仔細地看到來福的腿傷,
圍繞著小腿脛,傷口劃破毛皮、直至皮毛內的深紅色血管…
IMG_2699
滲血被麻醉的來狗

醫生也說這個傷口很大,而且也很深,
不一定是被人攻擊,也可能是自己不小心被玻璃等利刃割到,
醫生拿出羊腸線,一針一針地開始縫了起來,
感覺很老練平常的事,但是我卻是第一次親眼近距離看縫傷口,
我覺得很震憾又有一點點興奮,但是來福一定會很痛,
醫生手術中
縫傷口


手術完成後(其實就是縫合傷口的小手術),就等著來福的麻藥退去,
先從上半身,腦袋開始醒了之後,來福一直扭來扭去地掙扎,
牠一直覺得為什麼我不能動我不能動,這不是我的腿、這不是我的腿…
術後退麻藥中傷口縫好了!退麻藥中

就在亂動的緊張和過度興奮中,牠剛剛包紮好的傷口又大量滲血出來,
醫生馬上就拿出繩子直接綁住左腿,就像國中時期教授的童子軍急救法一樣,
然後再更換紗布,慢慢血又止住了。
傷口滲血again滲血一大片直接綁

最後,來福回家了。可能是失血過多,整個病厭厭地。
牠也變成了傳說中的傘蜥蜴,其實我每次看到狗狗戴這個,都覺得很好笑呢…
來福不喜歡這個東西,努力地想撥掉它。
傘蜥蜴來福我不要這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rkingdog 的頭像
barkingdog

barkingdog

barking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